白銀家政|白銀市家政|家政公司|居家養老|白銀居家養老|白銀百豐居家養老服務中心
公司新聞
行業動態
家政百科
公司大事記
公司公告
家政知識
家教服務
用戶名
密 碼

發展居家養老服務必須堅持的原則
全面推進居家養老服務的社會意義  
居家養老服務的概念
老人盼降低“居家養老”服務門檻
近七成老人選擇居家養老
·白銀百豐房產網
·白銀相約婚介網
·白銀市政府網
 
當前位置首頁關于百豐 → 公司新聞
養老金制度存隱患難持續
發布日期[ 2013/1/11 ]
      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鄭秉文認為,養老金制度改革沒必要“沒完沒了試點”
  ■ 核心觀點
  基本養老保險制度需要“一攬子改革”,最好花上幾年的時間,然后從某個早上開始實施運行,不要今天弄了這個,明天再弄那個,不要沒完沒了所謂試點。
  養老金的投資收益率不僅要跑贏CPI,更要逼近社會平均工資增長率,否則就會有巨大的福利損失。
  現行的養老金制度只要簡單看幾個參數,就可看出它是不可平衡的,在可持續性上存在巨大的隱患。
  ■ 對話動機
  12月17日,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了《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2》,報告指出的一系列問題引發公眾關注。
  報告顯示,中國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個人賬戶“空賬”額突破2.22萬億元,在32個統籌單位中(31個省份加上新疆兵團),2011年收不抵支的有14個,如果沒有相應的財政補貼,支付缺口將達767億元。
  如此規模的“空賬”,是否意味著養老金的虧空?700多億元的收支缺口,要如何解決?
  2萬億“空賬”
  不是養老金“虧空”
  這一代人要建立自己的賬戶,但上一代人誰來養?在制度建立之初,我國沒有解決這個“轉型成本”問題。
  新京報:個人賬戶2萬多億元的“空賬”,是否意味著養老金的“虧空”?
  鄭秉文:這是兩個概念,完全是兩回事。我國實行的是社會統籌和個人賬戶相結合的養老制度,我們叫“統賬結合制”,或者說“部分積累制”。
  社會統籌用于支付已退休的參保人員,個人賬戶則是用于個人積累,退休時開始支付。
  所謂的“空賬”是指,個人賬戶的部分也被拿去支付已退休人員的養老金。2011年全國個人賬戶的空賬額是2.22萬億元,首次超過2萬億大關。
  但從整個養老金的收入支出來看,制度能夠大體維持平衡。
  2011年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結余4130億元,其中財政補貼2272億元,“非正常繳費”收入1898億,這包括補繳、預繳、清理歷史債務等。
  新京報:這些“空賬”是怎么來的呢?
  鄭秉文:社會保障制度的本來面目是“現收現付”,也就是下一代養上一代。但這一代人要建立自己的賬戶,上一代人誰來養?
  因此個人賬戶的制度一建立,就面臨一個“轉型成本”。在十幾年前制度建立之初,我國沒有解決這個轉型成本問題。
  新京報:所謂“轉型成本”,就是現在退休的一部分人當初沒有繳費,卻要拿錢?
  鄭秉文:對。我國建立這個制度是在上世紀90年代,當時是國企改革階段,國企員工都是企業勞動保險,因此亟須建立一個社保制度,替代企業保險制度。
  這些退休人員為經濟建設貢獻了一輩子,由于制度轉型的原因不發給他們養老金是不行的,于是國家建立了“部分積累制”,你自己積累一點,拿出一部分來養老頭老太太。
  交15年,拿25年
  現行養老金制度面臨壓力
  最低繳費15年,到了50歲就可拿退休金,活到75歲,那就是拿25年的養老金。交15年的,拿25年的,這個制度可持續嗎?
  新京報:有人說中國的養老金制度“不可持續”?
  鄭秉文:養老金制度要有一個精算,但我們的制度只要簡單看幾個參數,就可看出它是不可平衡的。
  例如,如果一個靈活就業人員按照最低繳費15年,女工到了50歲就可拿退休金,根據中國的壽命預期,可以活到75歲,那就是拿25年的養老金。
  交15年的,拿25年的,這個制度可持續嗎?交的是平均工資的20%,拿的養老金如果是按未來社會平均工資的40%來計算的話(2011年的養老金替代率大約是42%),那么,她交這十幾年的錢,還不夠她拿5年退休金的。剩下20年,這個錢誰給她掏?
  類似這樣的問題在這個制度設計里還很多,這些都是制度不可持續性的重大隱患。
  新京報:你曾說過,現有的養老金制度這樣運轉下去,15年之后的養老金可能吃不上盒飯,真的有這么嚴重嗎?
  鄭秉文:按最低繳費15年計算,按養老金計發公式,每繳費一年就拿相當于當地社會平均工資的一個百分點,15年就是15%。
  例如,2011年,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制造業年平均工資為36494元,每月平均也就是3041元,15%的替代率每月只有456元。所以,每月四五百元,也就僅夠吃盒飯吧。每天平均生活費只有15元。
  當然,我說的這是極端的情況,都按照最低繳費年限繳費。實際情況也差不多,比如,新農保中,絕大部分農民選擇的繳費是最低檔,就是每年100元,幾乎很少選擇第5檔500元的。
  再舉個例子,法國規定最低繳費年限是37年半,后來發現37年半不可持續,要提高到40年。37年半都不可持續,中國15年,可持續嗎?
  歐洲有幾個國家,規定67歲退休,目的就是維持相當水平的替代率不變。否則,就或是降低替代率,或是提高繳費,或是提高退休年齡。這是人口老齡化的壓力導致的,不是人的意志可以轉移的。
  盯住GDP增長率
  方能分享經濟增長成果
  增值保值是指養老金能不能跑贏CPI,但除此之外,養老金制度還面臨巨大的福利損失。
  新京報:養老金在保值增值上面臨很大的問題嗎?
  鄭秉文:我認為,面臨極大的問題。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養老保險制度,是有這么多錢放在銀行里吃利息的。
  增值保值是指養老金能不能跑贏CPI,但除此之外,養老金制度還面臨巨大的福利損失。因為養老金的回報率,極大地低于社會平均工資增長率。
  這個增長率與GDP幾乎是同步的,甚至高于GDP的增長率,如果盯不住這個增長率,你就沒有分享高速經濟成長帶來的成果。
  新京報:要跑贏CPI,還要逼近社會平均工資增長率?
  鄭秉文:今年是2012年,假設你在20年前加入這個制度,當時你每月工資200元,200元的8%給你攢起來了,也就是每個月16塊錢。存在銀行里吃利息到現在,即便能變成40塊錢,但40塊錢,是現在工資的百分之多少?肯定到不了8%,恐怕連0.8%都到不了,這就是福利損失問題。
  社保基金投資應有部分實業投資
  空賬持續擴大,必然造成未來養老金的支付壓力;另一方面,一旦將賬戶做實,賬面上的錢可能面臨貶值的尷尬。
  新京報:怎樣提高養老金的收益率呢?
  鄭秉文:我歷來主張,社會保險基金投資多元化。存款應當有一部分,債券投資應當有一部分,實業投資領域也應當有一部分。
  而從實業投資的角度來看,基礎設施投資尤其是一些涉及國計民生的、收益性比較好的大項目,可以考慮拿出一部分來單獨進行投資。此外,投資體制改革還應當國際化,可以考慮走出國門,以分散風險。
  新京報:即便是做投資,收益率似乎也很難達到像GDP這樣的高增長。
  鄭秉文:對。所以說到底,在目前的經濟增長速度下,積累是劃不來的。做實個人賬戶,將會是低效的。
  維持空賬還是把個人賬戶做實,這在學界至今仍存爭議。一方面,隨著中國步入老齡化社會,空賬持續擴大,必然造成未來養老金的支付壓力;另一方面,一旦將賬戶做實,賬面上的錢可能面臨貶值的尷尬。相對于現收現付制,統賬結合制下的投資,解決不了巨大的福利損失問題。
  新京報:要不要做實個人賬戶,看起來是一個兩難情形,你的建議是什么?
  鄭秉文:在我看來,對于中國而言,最適合的養老保險體制是實行記賬式名義個人賬戶制(NDC)。
  所謂記賬式個人賬戶制,就是參保人繳納一定百分比的個人收入,由國家為其記入個人賬戶;但資金隨即可用于支付當代養老金,個人賬戶并無真實資金存在,僅有繳費記錄。
  同時,職工個人繳費和單位繳費也統統進入個人賬戶,形成“完全積累”,個人領取養老金的標準僅與個人繳費額度、年限等相關。繳費額度高、年限長,未來領取養老金待遇就高,自然會對高繳費、晚退休產生激勵。
  當參保人退休時,再根據一套精算程序,將賬戶中所有的賬面積累換算成真實的退休金,發放給每一名對應的退休者。
  一旦實行這個制度,養老保險待遇將會完全成為每個參保人的個性決策事務,參保人與國家對立的現狀自然化解。
  提高統籌層次,“富余”省份可補貼“收不抵支”省份
  統籌層次太低是導致目前幾乎所有制度困境的根源,所以提高統籌層次應該是一個努力方向。
  新京報:2011年有14個省份的統籌基金收不抵支,這會有什么影響?
  鄭秉文:是的,2011年是14個省份收不抵支,2010年是15個。
  統籌層次太低是導致目前幾乎所有制度困境的根源,所以提高統籌層次應該是一個努力方向,這樣可以減少資金浪費。
  現在宏觀資金浪費的現象比較嚴重。全國各地一半省份資金有積累,另一半省份不夠,中央和地方財政都得轉移支付。這樣一來,財政介入這個制度,但卻有一部分資金沉淀,而且越來越大,這就形成了浪費。
  如果提高統籌層次,資金使用效率不就提高了嗎?資金有盈余的省份,就可以把錢補貼給收不抵支的省份。
  新京報:這樣經濟發達地區人們的養老金水平會不會被拉低?
  鄭秉文:不會。社會保障制度全國是一個統一的公式,地方無權去更改和調整。全世界絕大多數國家,不同地區之間的社會保障制度、格式、政策都是一致的。
  改革可以先進行案頭設計,花上幾年時間
  往往制定了一些制度,然后派生出好多問題,然后又打補丁,打每一個補丁又派生出好多問題。
  新京報:在養老金之外,我們還希望建立什么樣的制度呢?
  鄭秉文:第二支柱,就是“職業年金”制度。
  我們1991年建立企業補充養老保險,但是發展得很不好,國家不重視。
  今后公務員、事業單位也都得建立。加入到這個基本養老保險改革里面,替代率不就上來了嗎?你不能把他的養老金降了一半,降了一半兒他不愿意改革了,改革進行不下去。
  新京報:是不是要先建立職業年金制度,再做公務員養老金的改革?
  鄭秉文:不是。所有的這些改革,應該是一個配套的改革,同時進行,國家應該想到這是一攬子改革。就是說先進行案頭設計,花上幾年的時間,然后從某個早上開始實施運行,不要今天弄了這個,明天再弄那個,不要沒完沒了的所謂試點,沒那個必要。
  比如,遼寧試點到現在11個年頭了,還不見個頭。所以,在長達十幾年的歷史階段中,為了滿足社會需求,往往你制定了一些制度,就會派生出好多問題來,然后你又打補丁,打每一個補丁又派生出好多問題,這樣問題會成堆,最后沒辦法改革。
  新京報:那這個一攬子的改革應該包括哪些內容?
  鄭秉文:廣覆蓋、保基本、多層次、可持續。這是十八大提出來的。
  此外,十八大報告提出的還有解決三個困難:一個是增強公平性,一個是適應流動性,一個是增加可持續性。這三個問題是目前我國社保制度的三個攔路虎。
  現在養老金沒有一個全國性的電子平臺,所以跨省接轉有好多困難。如果能像銀行一樣,全國是在一個平臺上干活兒,就能減少很多麻煩。
  公務員沒有占用職工繳費的錢
  我國在2009年建立的新農保,有100元至500元幾個檔,80%以上的參保農民選的是第一檔,就是100元。除了經濟約束等其他條件之外,不信任恐怕是一個重要原因吧。
  新京報:個人賬戶“空賬”的另一個原因,是不是一些人沒有繳費,但同樣從這個池子里拿錢,比如公務員?
  鄭秉文:不是。公務員沒有占用職工繳費的錢。目前公務員養老金直接由財政撥付。
  新京報:事業單位也是這樣嗎?
  鄭秉文:事業單位情況比較復雜。全國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有3000萬,大約有2000萬在上世紀90年代參加了改革,他們也繳費了。
  另外1000萬人沒有參加改革,他們不繳費,完全在舊制度里。
  但是,事業單位只是造成制度不可持續的原因之一,作用不大,主要原因在于制度設計本身。
  新京報:今后的改革是公務員這部分向企業職工的制度看齊,還是企業職工向公務員看齊?
  鄭秉文:未來都得參加改革。公務員此前沒參加改革,搞那么一個獨立的,似乎是有特權的制度,那是不好的。
  但是加入進來以后,由于制度不完善,加入進來才拿那么一點錢,這種改革能成功嗎?所以要改革制度。否則變成了“事業單位90年代養老金改革”的第二個版本了。
  新京報:不同人的養老金數額有很大差距?
  鄭秉文:養老金制度不能追求絕對的公平,全民一個水平,這是不可能的。一定要強調多繳多得,少繳少得,存在差距是應該的、必須的,但差距不能過大。
  新京報:我發現很多人都不相信今后養老能靠養老金,有的攢錢養老,有的買房養老,您有沒有感受到這樣一眾普遍的社會情緒?
  鄭秉文:我也感受到了。這就表明我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公信力不如其他國家。
  我舉一個例子,丹麥嘉士伯啤酒是一個大型跨國公司,他的董事長親口跟我說,他熱愛他們國家的這個制度,這個制度即使把他收入的一半都扣掉了納稅了,但他仍然覺得這個制度非常好。
  再舉一個例子。我國在2009年建立的新農保,有100元至500元幾個檔,80%以上的參保農民選的是第一檔,就是100元。除了經濟約束等其他條件之外,不信任恐怕是一個重要原因吧。
  新京報記者 鄭道森 北京報道
  (原標題:鄭秉文:養老金制度不能繼續“打補丁”)
打 印 〗      〖 返回上一頁
西區店:北京路血站路口 電話:0943-8256744
城建局店:公園路城建什字 電話:0943-8236644
華潤萬家店:公園路華潤萬家超市對面三樓 電話:0943-8259441
    服務投訴電話:13085908066  
請鐘點工:請鐘點工   聘請保姆:聘請保母   保潔預約:保潔預約
Copyright 2010 白銀百豐居家養老服務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陜ICP備11002263號-1
    
捕鱼王游戏下载